关灯
护眼
    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关心杨诗诗,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在哪里,是不是真的烧成灰烬了。

    宋秋岚皱紧眉头,还是很不满。

    她感觉,自从女儿病好之后,丈夫对女儿的态度就好像变了。

    没有生病时那么关心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最近出差的次数和时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H市。

    她找他的助理问过,孟柏文去了好几次H市,但是公司在H市并没有多少业务。

    H市到底有什么,这么牵挂着孟柏文?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宋秋岚,孟柏文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孟柏文洗了个澡,洗去一身疲惫后又马上驱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。”助理抱着一堆文件进来,然后拿出一份请柬:“这是星光少东家的订婚宴,您要不要参加?”

    “先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助理汇报完工作就出去了,孟柏文看着那份,有点出神。

    孟兴文家,吴丽娴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,她听到对面的话后,神情有点慌。

    “你说孟柏文去F国并不是因为工作?”

    “他还在找孟云诗的下落,想来他应该已经知道杨诗诗是假的,但是又没有拆穿。”

    吴丽娴顿时就明白,孟柏文肯定是担心宋秋岚承受不住,才会选择暂时隐瞒,然后私下自己再继续寻找,等找到真正的孟云诗再来揭露真相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电话对面的孟兴文语气加重:“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丽娴恨恨的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如今安云身边有言知,上次联合杨诗诗失了手,言知看得更紧了,她若是再出手,肯定会露馅。

    可若是什么都不做,任由孟柏文查下去,他迟早都会查到安云身上。

    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明明确定已经被火烧死的人,最后活得好好的?

    甚至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吴丽娴一直想搞清楚答案,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,她什么都没敢做,加上那段时间孟云书怀孕,她全身心都在孟云书身上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最后生出来的不是言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吴丽娴的头更大了。

    她暴躁的说道:“你就只会让我想办法,孟兴文,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,有本事你别躲在我身后啊,你跟孟柏文抢啊,凭什么孟氏属于孟柏文,而你什么都没有,凭什么我就要仰人鼻息的过日子,孟兴文,你能不能出息点。”

    孟兴文:“玛德,疯婆子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早就不满吴丽娴这个老女人,奈何两人互相都有不少把柄在对方手上,他就算是要跟吴丽娴离婚,也不能是现在。

    孟云诗走失这件事,他起先并不知道,是有一次跟吴丽娴吵架,吴丽娴这个疯婆子自己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靠着大哥才能过上好日子,为了不让大哥记恨从而失去一切,他只能选择帮吴丽娴隐瞒。

    这一晚,孟兴文又没回家,吴丽娴现在已经习惯,她跟孟兴文的婚姻关系,已经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只要她孟家二太太的位置还在,那便随便孟兴文如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是李树梅老师的生日,安云和言知答应过李老师要合奏一曲。

    李树梅的学生在学校里给李树梅办了一个小型的生日派对。

    偌大的教室里热热闹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