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六子和莺歌抱着小主子回去歇息,走之前莺歌把白杏洗好了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林君颜拿起来一颗白杏,轻轻的咬了一口,杏子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的时候,眼角眉梢都带了笑意,她在怀着阿遂和阿意的时候就很馋京城的白杏,林府后院的杏树很多年了,终于吃到了。

    六子和莺歌回到了小院,朱嬷嬷立刻把两个小主子带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今儿二夫人过来了,三小姐救了阿意,六子,这事儿是不是快熬出头了。”莺歌给六子端吃喝的,说。

    六子和了一大碗水:“我打算回去跟三爷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行,这样吧,你得去请王妃帮忙了。”莺歌坐下来:“老夫人那边得有个人去说,王妃最合适,再者三爷那边你说,小姐这边我说,他们可赶紧的都别拉扯了,这事儿我都揪心。”

    六子点头:“行,我回去办,你可照看好二小姐和两个小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废什么话,那是我的小姐和小主子。”莺歌白了一眼六子:“敢吃吃饱睡觉,洗漱好了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六子在琢磨自己怎么回去跟三爷说。

    在京城的苏三郎则去了四海酒楼,兰娘的婚事差点儿被自己忙忘了,不知道派人回去是不是来得及,若是有个人能料理后宅的事情,何至于如此?

    他把帕子放在袖袋里,到四海酒楼找了掌柜的。

    “三爷,您是要请客吗?”掌柜的问。

    苏三郎摇头:“想问问,咱们四海酒楼后面的院子都什么人能住?”

    掌柜的立刻找了册子出来,翻到了最后一页:“都是咱们苏家的人,外人的话只有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苏三郎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掌柜的把册子递过来:“周家姑娘,林家二小姐,这是老夫人当年定下来的规矩,这两个人无论在哪里,只要是到四海酒楼,安排住宿吃喝都跟见到了主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三郎看着上面周玉凤和林君颜两个名字,眼前都发黑了,良久才说:“备车,送我去一趟北固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掌柜的不敢耽搁,吩咐后头的人赶紧备车。

    苏三郎刚要上马车,遇到了苏四郎和几个同僚过来:“三哥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北固府,回头跟……。”苏三郎默默地收了要上车的脚,跟皇上说什么?身为丞相要一个月不上朝吗?

    苏四郎看出来三哥脸色不好,让同僚先进去,过来问:“三哥,咋了?”

    “让你的人替我跑一趟,去北固府的四海酒楼查一查,前年六月前后都有谁住在了咱们四海酒楼后面的院子里。”苏三郎也豁出去了!

    苏四郎只低头一合计就知道咋回事了,二话不说让身边的人回去吩咐人往去北固府去。

    拍了拍三哥的肩膀:“是找帕子的主人吧?”

    苏三郎点了点头:“当年我被人算计,醒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这个在角落里的帕子,虽说这事儿望风捕影,可这些年我心里始终有疑惑,因为一夜之后我并无不妥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换做平日里,打死都说不出口,可苏三郎满脑子都是林君颜这三个字,要知道周玉凤那个时候已经在石头山里了,能有资格住在四海酒楼小院子的人,只有林君颜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这些日子,两个人书信往来中,苏三郎对林君颜的钦佩之情里,多多少少有点儿倾慕的心思,本来还不觉得,就在刚才,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自持稳重,险些直奔北固府。

    苏四郎太了解自己的三哥了。

    “六子不能毫不知情。”苏四郎说:“你为何不问他?”

    苏三郎叹了口气:“问不出口,罢了,我回府了,你收到消息快些送来。”

    等苏三郎离开后,苏四郎让身边的人彻查当年的事情,另一波人去找林君颜,本想去摄政王府,但到底是无的放矢有失体面,压下这个心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