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洛清芷在高桢的营帐待了七日,在芷心药力的作用下,她的视力逐渐恢复,白昼时,已经可以正常看清,但是到了夜晚,还是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芷心给她把脉,「至少白天的时候,你已经可以正常使用眼睛了,也算不错了,再吃几服药试试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点头,「不要让高桢知道我的眼睛已经可以看见了。」

    「明白的。」芷心点头。

    洛清芷说:「今日,我们再出去一趟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装乖的这几日,高桢已经渐渐的放松了对她的钳制,可两人刚刚走出营帐,便被人拦下。

    「郡主,您今日不能出门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反问:「为何?」

    守卫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洛清芷说:「你让高桢来见我。」

    守卫有些为难,「郡主,少主他......」

    洛清芷看向芷心,后者摇头。

    「你跟他说,他如果不来见我,以后都别来了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说完这句话便转身进了营帐。

    芷心跟在身后,「怎么办?」

    洛清芷说:「应该是出事了。」

    「最近有什么动向吗?」洛清芷问着。

    芷心摇头,「我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郡主。」

    营帐外的喊叫声打断了两人的思路。

    「什么事?」

    「少主确实过不来,现在外面很乱,请郡主不要出去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让芷心打开账门。

    「那你告诉我,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」

    守卫低着头,完全不敢答话。

    「我想,我可以解答郡主的疑问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故意放慢自己的速度,似乎是在找寻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「是欧阳洪。」芷心说着。

    欧阳洪走了过来,恭敬的行礼,「参见郡主。」

    「宁州一别,没想到,郡主还真的瞎了。」

    欧阳洪言语间的嘲讽让芷心气愤,「阿洛即便瞎了,你也是她的手下败将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摸着芷心的手臂,看向欧阳洪,「你说,可以解答我的疑惑,那么,大人请直说。」

    「太子殿下受伤了。」欧阳洪声音很轻,让洛清芷有种听不真的感觉,她问着:「什么?」

    欧阳洪认真的说着:「太子殿下今晨出门遇刺,现在还在抢救中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皱眉,看向芷心,「你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芷心点头,看着守卫,呵斥着:「还不带路!」

    洛清芷问着欧阳洪,「大人想讲的应该不止这些,现在已经没人了,你说吧。」

    欧阳洪笑笑,「既然郡主那么直接,我也就不绕弯子,趁着现在的机会,我可以送你回去。」

    「......」

    欧阳洪解释着:「你在这,殿下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打仗,我把身家性命都压在这里,可不是想要这样的结果的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思考了一会,有些动摇,她知道,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「郡主是担心芷心姑娘吗?刚刚那个守卫,是我的人。」欧阳洪说着。

    洛清芷低着头思考,她在想,以如今高桢的地位,在武昌郡内还有谁可以越过那么多人刺杀他。

    「郡主,别犹豫了。」欧阳洪还在催促。

    「不用。」洛清芷坚定的说着,「如果我要离开,会堂堂正正的离开。」

    欧阳洪还想继续撺掇。

    「欧阳大人,你已经输了。」

    高桢从不远处

    走来,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洛清芷低头一笑,又有些失落的情绪。

    高桢大跨步走到她的身边,牵着她的手,「阿洛,我就知道,你不会离开我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挣脱着,转身回到了营帐。

    「好了,你们都下去吧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听着高桢吩咐的声音,又听着他开门的动静。

    「你在试探我。」

    高桢说着:「都是他们想的,我是一直很相信你的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笑笑,说:「我一定会离开的,他们的试探没有错。」

    高桢拉下脸,环抱着她,「阿洛,你别总是这样,把话讲的那么绝......」

    「我只是说实话。」洛清芷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「那你今天怎么不走?」

    洛清芷回应,「我说了,我要走的时候,会堂堂正正的走。」

    高桢的手慢慢的抚上她的小腹,洛清芷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「阿洛,如果,我真的被人伤了,你会救我吗?」

    洛清芷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高桢再问:「到底要怎么做,你才能一直留在我身边。」

    洛清芷叹气,「我们本可以不用到如今的局面。」

    高桢抱的更紧了,「阿洛......」

    「少主!」

    门外传来叫唤声,洛清芷说着:「当了统帅就要有统帅的样子,去吧。」

    高桢放开了她,说:「你要出去是吗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