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半年之后,吕衣甘蓝被放了出来。

她回到夜总会,她的巨幅个人海报没有了,夜总会的招牌也更换了,一切都已面目全非。

身份证-五六三七四三六七五

“吕总,出来了。”楚经理笑着说,对她还算客气,毕竟过去吕衣甘蓝是他的老板。

吕衣甘蓝质问:“楚经理,谁让你把门口的招牌都换了?”

以前吕衣甘蓝对他颐指气使、发号施令,现在他又成了这里的实际老板,虽说是体制内的,但终归不用看一个女人的眼色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楚经理一脸鄙夷,笑得邪性,“这可由不得你,吕总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……”

虽然楚经理没有把话说完,但他的潜台词,吕衣甘蓝还是能咂摸出来的。她心中顿时腾起一股无名之火,“楚经理,你搞清楚,这里可是我投资的,一手建起来的。”

“哦,你等等。”楚经理出了办公室,随后叫来一个中年妇女,当着吕衣甘蓝的面说,“小陈,你现在去银行把吕总投资的钱,跟她取出来交给她。”

中年妇女对吕衣甘蓝作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“吕总,走吧。”

吕衣甘蓝还想据理力争,“楚经理,我们可是签定了合同的。”

楚经理双手一摊,像是轰鸡似的把吕衣甘蓝往外面驱赶,“吕总,请吧。不少你一分钱。”

吕衣甘蓝心里的苦楚、委屈,像蓄水池的水一样,一点点聚集,眼看就要溢出来了。

她在街边找了一个电话亭,想找一个她信任的人倾诉一下,在岚县有且仅有陈重生。电话打到他家里无人,又打到他办公室,有人告之她,陈重生已停职了,去了北京。

她心里空落落的,又沉甸甸的,悲怆的情绪蔓延全身。

她悻悻地回到那个家。那个家,权且也只能算是她的一个落脚的地方。她又成了孤苦无依的人。

她后悔不迭,她就不应该回到这里来。

她原本还想回到家乡来,成就一番事业,光宗耀祖,让过去那些对待她们家里的人,好好瞧瞧。这下好,因为自己的一失足,所有的希望成为了泡影,竹篮子打水一场空。

“蓝姐。”

陈重夏见到面前的吕衣甘蓝,脸色苍白,蓬头垢面,臊眉耷眼,衰老了许多,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了。

陈重夏抓住吕衣甘蓝的手,“姐,你什么时候放出来的?”

“就今天早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