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听到周玥回答这么干脆,陆天便不再问了。之前,陆天还以为周玥是因为没有选她生气了,看来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见陆天不再开口,周玥裹了裹嘴唇,「姐夫,有件事你帮我想想办法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事?」陆天忙问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我想去见见张欣的孩子。」那个孩子,张欣还是想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陆天听出了她的想法,说道:「那你就以公司慰问的名义,跟公司主要领导带上些水果,一起过去。」

    「姐夫,我听肖同庆说,张欣生完孩子后,搬进了大院,在郎大平领导家住,大院那种地方,普通人是进不去的。」周玥说出了她的难处。

    「原来是这样。」陆天手肘支着办公桌,单手托着下巴,沉默片刻后接着说:「玥玥,这样吧。张欣是我的秘书,作为公司负责人,看望一下是应该的。晚上,我正好要跟你姐回大院,你跟我一起去,顺便去看看张欣,你觉得怎么样?」

    「当然可以了!」周玥眼睛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不过,去看张欣,很有可能会看到郎健,毕竟在他家,情绪上要克制一些。」陆天提醒周玥。

    周玥点点头,「姐夫,我就是想去看看孩子,看完就走。不过,郎健那种人,要是对我说些不好的话,怎么办?」

    周玥望着陆天。

    「他敢对你出言不逊,我不会对他客气了。」在陆天看来,自己的女人当然不能受一点委屈。

    对于周玥来说,这样的话,很受用。

    正要说些开心的话,突然,办公室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公司的行政科长老吴。

    「吴科长,什么事?」陆天问。

    「陆总,公司门外面有个人要见你,门卫说他没有预约,不让进。他死活不走,还说是你的邻居,很熟的那种。」吴科长说。

    「邻居?他叫什么名字?」陆天努力想着这个人是谁,却怎么也想不出。

    「他说,他叫曹德宝。」吴科长忙说。

    「曹德宝?」听到这个名字,陆天不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五年前,在他的劝说下,曹德宝投案自首。以重伤害罪名判了十年。

    春节的时候,一年前听到传闻,曹德宝在里面有重大立功表现,受到嘉奖,没想到,这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曹德宝进去的时候,陆天说过,有一天出来,有困难了,可以来找他。

    答应过的事,就要做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天说道:「吴科长,你让他进来吧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陆总。」说完,吴科长转身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见吴科长离开,周玥瞪大眼睛,「姐夫,这个曹德宝我听的怎么这么耳熟呢。」

    「他就在光字片,你小时候常来咱家。玥玥,一会儿我们单独聊聊。」陆天说。

    「好的,姐夫,那我现在就出去。」说完,周玥站了起来,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还没有走到办公室门口,办公室门被推开,一名头发很长,胡子也很长,一身脏兮兮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名男人本来有些呆滞的目光,看到周玥,眼睛一下亮了起来,再也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目光,周玥每天都能感受到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没有多看曹德宝一眼,与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曹德宝却没有放弃的意思,眼睛继续看着,知道周玥离开办公室,「咣当」关上门,方才缓过神。

    扭过头,向办公室正中望去。

    陆天,真的是陆天。

    曹德宝三步并成两步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「陆天,不不,陆总,我总算见到你

    了。」曹德宝直着牙,傻呵呵说道。

    「坐吧。」陆天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。

    「诶,诶……」曹德宝点着头,坐在了陆天身前。

    看到曹德宝坐稳了,陆天开口说:「曹德宝,十年刑期,五年就出来了,有你的。」

    曹德宝弓了弓腰,身子向前探了探说:「陆总,要不是你跟新兴农场打好招呼,我是不会被那么照顾的。说来说,还得谢谢你。」

    曹德宝进去之后,陆天便找到马守常,通过马守常跟新兴农场过了话。

    马守常的话,还是很顶用的。

    曹德宝在里面,还真没遭罪。

    听了曹德宝的话,陆天摇摇头,「我过的话,顶多能让你少挨几顿打。减刑靠的是你自己。」

    「我那是运气好,无意中听到几个重犯要越狱。我就留心了。他们逃跑的当晚我给领导举报,将这些人一锅端。好几十个重犯,一下立了大功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你过了话,要不是你过话,也不会给这么高的嘉奖。」

    曹德宝说的是实话,要是没有马守常的话,上级领导不一定这么重视这件事,曹德宝也不会出来这么早。

    曹德宝说到这了,陆天不在就这个问题说下去,开口问:「曹德宝,你这么急着找我,有什么事么?」

    曹德宝就等着陆天这句话呢,忙说道:「陆总,我出来差不多半个月了,还没有住的地方。我看以前我跟乔春燕住的房子还闲着,能不能先让我住几天?」

    曹德宝说的房子,就是水自流家的老宅。当年他跟乔春燕恶意占过。

    听曹德宝提到那个房子,陆天摇了摇头,「那个房子是我哥的,不是我的,我说的不算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太平胡同房子能不能借我住几天,我听说肖同庆已经搬出去了。」曹德宝可怜兮兮看着陆天。

    「不行,那间房子也有安排了。」陆天摇摇头。

    听陆天这么讲,曹德宝急了,「陆总,五年前我进去的时候,你说过。出来之后,我要是有什么难题,就来找你。现在周家住上了大别墅,太平胡同和光字片的房子也空出来了,我就是借着住一段时间,都不帮忙么?」

    曹德宝一脸委屈,低下了头说。

    陆天直起身子,向后靠了靠。

    「曹德宝,不是我不帮你,那几个房子的确有用。冬天的时候,港岛和制片厂要合拍电视剧,已经选定太平胡同和光字片的房子做拍摄地方。我哥那个房子。也要做拍电视剧的地方,你听懂了么。」陆天把前因后果说给可曹德宝。

    陆天是什么样的人,曹德宝五年前就知道,听到他这么讲,知道没戏了。